• <i id="ynygq"></i>
    <wbr id="ynygq"><nav id="ynygq"></nav></wbr><s id="ynygq"><nav id="ynygq"></nav></s>
    <wbr id="ynygq"><meter id="ynygq"></meter></wbr>
  • <strong id="ynygq"><form id="ynygq"></form></strong>

    圖書板塊圖書分類品牌系列獲獎圖書圖書專題新書上架編輯推薦作者團隊
    所謂伊人 唐曉渡 著
    《所谓伊人》是著名批评家、诗人唐晓渡的一部随笔散文集,笔涉众多与作者有密切关联的国内外诗人、作家、翻译家、汉学家。唐晓渡置身当代中国诗歌变革和发展的前沿,既是参与者,又是记录者,以第一视角记叙对20世纪80年当代诗坛的在场观察与独特思考,对读者理解现代汉语诗歌的变革与发展历程具有重要参考价值。
    ISBN: 9787559863775

    出版時間:2023-11-01

    定  價:76.00

    責  編:陈建华
    所屬板塊: 文学出版

    圖書分類: 名家作品

    讀者對象: 大众

    上架建議: 文学·随笔
    裝幀: 精装

    開本: 32

    字數: 360 (千字)

    頁數: 536
    紙質書購買: 天貓 有贊
    圖書簡介

    《所謂伊人》是著名詩歌批評家、詩人唐曉渡的一部隨筆散文集。主要涉筆作者長期關注且交誼深厚的眾多國內前輩及同代詩人,如楊煉、憶明珠、昌耀、北島等等,也記錄了與作者有重要精神關聯的國外詩人、翻譯家和漢學家以及一批當代小說家及其作品。記述了作者對自20世紀80年代初親歷的當代詩壇的風云變化的觀察、思考和感悟。唐曉渡置身當代中國詩歌變革和發展的前沿,既是參與者,也是記錄者,讓讀者從第一視角感受當代詩壇的風云變化,對當代漢語詩歌的發展歷程有更深的了解和思考。

    作者簡介

    唐曉渡,詩歌批評家、詩人,中國作家協會會員。1954 年1月生于江蘇儀征,1982 年1月畢業于南京大學中文系,先后供職于中國作家協會詩刊社和作家出版社,現為中國詩歌學會副會長、北京大學中國詩歌研究院研究員、《當代國際詩壇》主編。多年來主要致力于中國當代詩歌,尤其是先鋒詩歌的研究、評論和編纂工作,兼及詩歌創作和翻譯。主要著作有詩論、詩歌隨筆集《唐曉渡詩學論集》《與沉默對刺》《今天是每一天》《先行到失敗中去》《鏡內鏡外》等,譯作有米蘭?昆德拉的《小說的藝術》等,主編或編選各種詩選數十種。先后參與創辦《幸存者》《現代漢詩》《當代國際詩壇》等詩刊。曾獲“當代中國文學批評家獎”“教育部名欄?現 當代詩學研究獎”“華語文學傳媒大獎?年度批評家獎”等獎項。

    圖書目錄

    所謂伊人

    北島:看大地多么遼闊/ 003

    芒克:今天是每一天/ 013

    多多:是詩行,就得再次炸開水壩/ 020

    楊煉:在水面上寫字的人只能化身為水/ 026

    顧城之死/ 035

    誰是翟永明?/ 053

    陳超:詩歌險坡上永遠的攀登者/ 075

    ……

    也是伊人

    單戀:有關帕斯的若干瞬間/ 235

    永遠的希尼:歸功于詩/ 255

    阿多尼斯:困境和能量/ 260

    漢語中的波德萊爾:不斷生成,繼續生成/ 264

    弗里德里希:一場遲到的及時雨/ 273

    顧彬:是的,兄長。是的,垂范/ 279

    流浪漢戴邁河/ 290

    還是伊人

    張煒:為什么是“詩人作家”/ 303

    張斌:老樹著花無丑枝/ 310

    李曉樺:誰是世紀病人/ 317

    沉思的旋轉門——潘婧的《抒情年代》/ 331

    生命和語言的慶典——懿翎的《把綿羊和山羊分開》/ 337

    替身和替聲——友友的《替身藍調》/ 341

    命定的痛——虹影的《孔雀的叫喊》/ 344

    ……

    歲月與人

    結束或開始/ 399

    什么是“幸存者”?/ 402

    重新做一個讀者/ 405

    當代詩歌“經典化”意味著什么?/ 414

    百年新詩認知模型之我見/ 423

    當前詩壇:“低谷”的夢魘/ 426

    ……

    父親?小板凳/ 482

    1976:初戀敗絮/ 498

    代后記 詩歌和風水/ 519

    序言/前言/后記

    自 序

    這本集子共收入多年來的散文隨筆計54篇,其中21篇曾收入2008年山東文藝出版社出版的散文隨筆集《今天是每一天》。書題定為《所謂伊人》,事實上也提示了選取的角度:相對于《今天是每一天》的“散點透視”,本書更多“焦點透視”的意味,這從各分輯的命名上就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從“所謂伊人”到“也是伊人”再到“還是伊人”,雖內含了據其主要成就或身份所屬分類的考慮,但以“伊人”一以貫之,著重的是“人”;第四輯“歲月和人”所收范圍散開了,似乎“歲月”分走了一半的注意力,然真正被聚焦或應被重讀的,其實還是“人”。這些人大多是我現實中的朋友;極少數全無現實交集可能的,亦無妨引為靈魂的朋友,總之都是對我的精神(包括觀念)生成和人格發育產生了不同程度的影響,有的甚至是致命影響的朋友。因此,這本書之于我首先是一本致敬之書,感謝、感恩之書。

    當然這絕不意味著,我所要致敬、感謝、感恩的,只是書中寫到的這些朋友。那些因為某種緣由未能在列的就不提了,還包括那些未及涉筆,或一時無力涉筆的,就更不必說那些早已如陽光、空氣和水一樣化為公共精神財富,人人被其滋養一己卻更多渾然不覺的了。不過話又說回來,即便把所有這些都加在一起,也未必能窮盡所謂“伊人”的內涵,同樣無從抵達我在將“所謂伊人”用作書題時暗藏的小心思。這話的后半句聽上去像是要涉及個人隱私,其實只是前半句的自然延伸;真說出來,不過是些事關寫作/閱讀的常識,無非易被忽略,或不便言說而已。但既已說到,那就趁此展開幾句。

    都知道 “所謂伊人”語出《詩·秦風·蒹葭》,相信大多也如我一樣,初讀此詩便會被那“瞻之在前,忽焉在后”的“伊人”迷住,然后嘛,然后就這么一直迷下去。能令人沉迷固然表明其魅力之大,但也不要忘了,魅力所在,往往即是忽略所在。據此而細察本詩就不難發現,其間最易被忽略的,恰恰就是真正的主角。這當然不是說“伊人”就不是主角,而是說,單憑自身,根本就無從談論她(他、它)是否主角。事實上,除反復指示其所在外,全詩對這位“伊人”本身未曾再著一字,可謂抽象至極;換句話說,其迷人之處更多是被詩中的其他元素訴諸閱讀的綜合作用賦予的,也包括讀者的自行腦補。試簡析如下:

    其一是“所謂伊人”句最初出現即給出的雙重距離感。第一重系被指稱的“伊人”(那人)作為第三人稱所固有。另一重則比較隱蔽,藏在抒情主人公以無主句道出的“所謂”中——無論是第一人稱的直陳、第二人稱的對語,還是第三人稱的轉述,既存身于“謂”(說),就都暗示著“伊人”更多是以幻影的方式到場。這種“比遠更遠”的距離感較之前者尤甚。

    其二是詩中那個反復“溯洄從之”“溯游從之”的追求者,其行狀令我們想到屈原的“吾將上下而求索”。雖說上下文中同樣是無主句,不過沒關系:作為全詩唯一的動作發出者,其令人印象更深刻的肯定都與其動作有關,關鍵則在于“伊人”自在其心目中、不畏艱難險阻且百折不撓的追求,和“伊人”自始至終的不可企及,三者之間的相互依存和彼此強化。有充分的理由認為,“伊人”變幻不定的影像之所以勾魂攝魄,其難以測度的魅力之所以長盛不衰,主要即源于由此一永動程式所調動的生命和審美能量的不竭輸出。

    其三是水濱情境。起句“蒹葭蒼蒼,白露為霜”通常認為是用來起興,其實更重要的功能是為全詩規定了此一情境。以下無論是“伊人”的“在水一方”“在水之湄”“在水之涘”,或“宛在水中央”“宛在水中坻”“宛在水中沚”,還是追求者的苦苦追尋,也包括蒹葭自身的由“蒼蒼”而“萋萋”而“采采”,統統都在這一規定情境中發生;以整飭而又變化不大的句式循環建節,其近于復沓的節奏則類似水面漣漪的層層漾開,既致幻又催眠。

    將所有這些疊加聚合在一起,就不難發現其結構上典型的“鏡花水月”特質:一方面,水濱情境和雙重距離感合成的氛圍,不但使詩中涵泳的一切均如葉維廉先生所說那樣,像是在聚光燈下表演,而且更加撲朔迷離;另一方面,通篇采用的無主句在近于循環復沓的節奏加持下,又令其“空框效應”可以被擴展到極限。如果說面對前者,讀者會不由自主產生強烈的代入沖動的話,那么,后者恰恰就為讀者提供了最大的代入空間。我毫不懷疑,正是這種神奇的契合,使詩中本來抽象之極的“伊人”形象,自誕生的第一時間起,就因匯聚了相關種種情感和欲望的投射,而開始了其千變萬化而又始終如一的迎風生長,并經由自我成就而達成自我超越,從不同個體的意中目標,上升為一個詩歌史上經典的、足以適用所有追求對象的不朽公共象征,一個無形的“大象”。

    當然,我也只能是在盡可能把握其全部蘊含的意義上,將“所謂伊人”取作這本書的書名。對我來說,這既是一個有關詩的原型象征,又是一個有關人生的原型象征。從前讀《蒹葭》,總以為那無名作者必定足夠年輕;直到數年前突然對首句有了特別的注意,才由“白露為霜”的“霜”,想到在這首詩面前,自己已然足夠老,才悟及水濱情境之于它和我的共同意味。在這個意義上,我希望這本書也是一本水濱之書,那在字里行間空白處蕩漾閃爍著的,正是把我和其間的不同“伊人”既聯系在一起,又無情分隔的心理之河、歲月之河;而在這一切之上,在忘川的中央,我們共同追尋的“所謂伊人”仍那樣遙不可及。

    2023年3月17日,世茂奧臨

    名家推薦

    唐曉渡的詩歌批評具有廣闊的精神視域, 但卻存在著一個絕對立腳點,即任何時候,任何條件下都不放棄對詩歌存在的獨特依據的探詢和堅持。對他而言, 詩歌的本體依據或存在理由是“ 探索生存、情感經驗和話語方式的可能性, 發現那些只能經由詩所發現的東西”。

    —— 陳超

    唐曉渡向來以思想深刻和綿密見長……有著突出的面貌:一是極強的問題意識,善于慧眼識相,鞭辟入里。二是精細的對話風范,有一種虔懇、內斂的開放,有一種如切如磋、絲絲入扣的話語方式。三是謹嚴的“行規”,批評的自足與對象保持辯證客觀的平行。據豐富而求貫通,由精密而行張力。 —— 陳仲義

    (唐文)所揭示的“時間神話”之說,切中了本世紀以來知識分子思維模式中的一個重要問題,并對當前文學研究 和文學批評中的某些現象做出了坦率和尖銳的批評。文章由于其深刻性而給人諸多啟發。其觀點和膽識對清理 20 世紀的思想,具有較大的意義。

    ——首屆“文藝爭鳴獎”評委會

    唐曉渡是二十世紀八十年代推動朦朧詩潮的核心成員之一,在其后的主要詩運浪潮中從未缺場,努力影響中國當代 詩歌走向……他的詩評因此透放著多元的精神品質,其充滿詩性哲學的思辨被硬朗堅執的痛苦張力所浸透……唐曉 渡已成為當代中國最具影響力的詩評家之一。

    ——第二屆“當代中國文學批評家獎”評委會

    編輯推薦

    《所謂伊人》是著名詩歌批評家、詩人唐曉渡的一部隨筆散文集,記述了作者對自20世紀80年代初親歷的當代詩壇的風云變化的觀察、思考和感悟,作品別具特色,體現了一個具有代表性的當代詩人的社會生活史和精神成長史,為理解當代詩歌提供了一個有價值的參照視角,具有較高的文學價值。

    精彩預覽

    楊煉:

    在水面上寫字的人只能化身為水

    有一只眼睛,在注視大海。

    有一只眼睛,在中國,北京,西郊離圓明園廢墟不遠的一間小屋里。一張用半塊玻璃黑板搭成的書桌,被窗外高大的梧桐樹遮得終日幽暗。墻上,掛滿從中國各地旅行帶回來的面具,五顏六色,猙獰可怖,使小屋終獲“鬼府”之稱。也許,十年前你寫下《重合的孤獨》,已在冥冥中構思我,構思今天的談話。也許,“今天之我”,只是那篇文章選中,或孕育出的一個對話者?同一只眼睛,又是不同的:在這里,德國,斯圖加特的“幽居堡”,當森林的海,再次被秋天染紅。我寫下《因為奧德修斯,海才開始漂流》——十年前,被寫進“現在”之內;另一個“我”,被寫進“我”之內;一篇文章被寫進另一篇文章之內;思想,被再次思想,重申一片空白——注視中,我的奧德修斯漂流之詩還遠未結束。

    是誰的眼睛?

    是誰使“漂流”有了意義——海,還是奧德修斯?在我看來,是后者揭示了前者的距離。因為漂泊者,海的波動加入了歷史。因為被寫下,詩,有了源頭。如此,詩人命中注定,不肯也不能停止:以對距離的自覺創造著距離。在中國,你寫“把手伸進土摸死亡”(《與死亡對稱》),黃土,帶著它的全部死者,延伸進一個人的肉體;在國外,我寫“大海,鋒利得把你毀滅成現在的你”(《大海停止之處》),每天就是一個盡頭,而盡頭本身卻是無盡的。從國內到國外,正如卡繆之形容“旅行,仿佛一種更偉大、更深沉的學問,領我們返回自我”。內與外,不是地點的變化,僅僅是一個思想的深化:把國度、歷史、傳統、生存之不同都通過我和我的寫作,變成了“個人的和語言的”。通過一只始終睜大的眼睛,發生在你之外的死亡,就像無一不發生于你之內,一行詩之內:“用眼睛幻想?死亡就無需速度……草地上的死者俯瞰你是相同的距離”(《格拉夫頓橋》)。那么,“自覺”的定義正是“主動創造你的困境”。你不可能取消距離,你應當擴大它,把它擴大到與一個人的自我同樣廣闊的程度,孤獨,被擴大到重合的程度:一個人的,許多人的;中國的,外國的;這里的,別處的;此刻的,永遠的一個人的處境。

    以上文字引自楊煉的一篇隨筆,題目已在其中。用楊煉的文字開始一篇有關楊煉的文字是一件有趣的事,因為這樣一來,我們就可以獲得一個有關“一篇文章被寫進另一篇文章”的三重影像。我也不在乎是否引得太長,因為前者注定是后者的一部分。引文中說到的《重合的孤獨》我也讀過——在它墨跡未干的時候;但當時我還不知道它和墨西哥當代詩人、偉大的奧克塔維奧·帕斯的一本著作同名,而據我所知,90年代初楊煉在澳大利亞時,曾試圖和漢學家麥寶·李(Mabel Lee)合作翻譯過這部著作。我沒有問過楊煉,當他把“致《重合的孤獨》的作者”作為那篇隨筆的副題時,心中是否同時想到了帕斯;但對我來說,這位沒有出場的詩人從一開始就是一個隱身的在場者。如此一來,楊煉的文字就不再僅僅是一場自我內部的對話,其中還隱約閃爍著另一個人,或一群幽靈的聲音。無論楊煉的聲音有多么雄辯,都不但不能壓倒,反而只能更加突出這些聲音,所謂“如影隨形”。而當這些聲音被引入本文時,我們所獲得的甚至遠不止是一個有關聲音的三重影像,而是多重影像——對此不必感到奇怪,因為詩人的孤獨從來就是“重合的孤獨”,而影像就是幽靈。

    當然這沒有,也不會影響我們傾聽楊煉聲音的獨特性。就此而言,被用作標題的“因為奧德修斯,海才開始漂流”一句值得反復品味。它與其說是一個有關寫作及其動力源頭的感悟式的結論,不如說是一個不斷從感悟出發的追問。與此同時,它也提示了楊煉運思,或捕捉詩意的反常規向度和方式,它迫使你不斷自問:“是誰的眼睛?”我征引楊煉的以上文字還有一重時間的考慮:分別以《重合的孤獨》和《因為奧德修斯,海才開始漂流》為認知標志,他把自己的寫作分為了前后兩個十年;而從他寫作此文至今,又是一個十年過去了。在某種程度上這不過是一個偶然的巧合,但落實到本文,也不妨說是一種對稱:既與三十年中國的歷史進程對稱,也與他三十年來的命運和心路歷程對稱。

    1998年上海文藝出版社推出了《楊煉作品1982—1997》兩卷本(詩歌卷《大海停止之處》,散文、文論卷《鬼話·智力的空間》),2003年年初出版了楊煉新作(1998—2002,含詩歌、散文、文論)合卷《幸福鬼魂手記》;未及年底,又決定重印1998年版的修訂本。這樣的“待遇”,或者說這樣的好運,在享受著“朦朧詩”的共鳴,而又多年漂泊在外的詩人中大概是絕無僅有的。然而,我們卻無法說這是對他的一種慰勉,正如不能說是對他的回報一樣——說慰勉太輕巧,而若要說回報,或許只有他的作品本身才當得起“回報”之名。

    詩人們似乎有太多的事暗合命數。楊煉去國那天是1988年8月8日,真是個出發的好日子。那天我正好也動身去拉薩參加“太陽城詩會”。我們在勁松4區414樓下揮手告別,互道一路平安,誰都沒有想到直到六年后我們才能再次見面,而所謂“平安”,竟意味著他就此踏上風雨飄搖的漂泊路。說“風雨飄搖”或許言重了,但至少相對于他最初的那些年是合適的。很難想象這位心高氣傲、長發飄飄的家伙在車場洗車是什么樣子,在與朋友合開的小菜場當柜賣菜是什么樣子,在吱嘎作響的小木樓里端著鍋碗瓢盆四處亂竄,以侍候那些從屋頂和板壁中從容滲漏進來的雨水時是什么樣子,然而這正是楊煉當時的樣子。類似的經歷,其妻友友在散文集《人景》中曾多有攝入,卻沒有在他本人同一時期或之后的作品中留下任何直接的痕跡。好奇心重的讀者對此不免有些失望以至納悶,只有那些熟悉楊煉一以貫之的思致并關注其個體詩學核心的人才深明其理:既然早已認定身心的漂泊是一種宿命,是詩意的淵藪,遭遇些現實的困窘,又有什么值得大驚小怪呢?

    這當然不是事后賣乖的便宜話。如果說,楊煉屬于當代中國最早達成了詩的自覺、嘗試建立自洽的個體詩學,并用以指導自身寫作的詩人之一,那首先是因為他最早深切體驗并透徹反思了母語現實和文化的雙重困境,由此拓開一條決絕的向詩之路?!耙活w無法孵化的心獨自醒來”(《半坡·石斧》),那一刻也就是孤獨的漂泊之旅啟程的時刻。從1982年相識到他去國前的幾年中我是他寓所的???,那時但覺他將其命名為“鬼府”,正如其中到處懸掛的各式面具一樣,更多的是他疏離現實的自誡和自嘲,卻沒有深思與他個體詩學的致命關聯;更沒有想到,“鬼府”主人在與那些出入如風的鬼魂做隱秘溝通的同時,也正致力將自己修煉成這樣的鬼魂,而這種修煉恰與日后不期降臨的命運相匹配。因為鬼魂總是最輕的。他為第一本英譯詩集所撰的序言《重合的孤獨》(1985)與其說是寫給西方讀者的,不如說是寫給母語/ 自己的。而他去國前寫下的詩句“所有無人 回不去時回到故鄉”(《還鄉》),“每一只鳥逃到哪兒 死亡的峽谷/ 就延伸到哪兒 此時此地/ 無所不在”(《遠游》),既可以說是一語成讖,又可以視為他漂泊中寫作的宣言。

    從澳大利亞到新西蘭,到美國到德國再到英國,二十年來楊煉漂泊的足跡印遍了大半個世界,其要旨或許可以概括為一句話,即以生存方式的簡約,換取精神宇宙的豐富。在他的身后,不斷矗立起以他所鐘愛的組詩形式構成的紙上建筑群。那是他的世界,一個足以與他走過的世界相對稱的同樣浩瀚,同樣深邃,同樣生生不息的漢語詩歌世界:《面具與鱷魚》(1989)、《無人稱》(1991)、《大海停止之處》(1992—1993)、《同心圓》(1994—1997)、《十六行詩》(1998—1999)、《幸福鬼魂手記》(2000)、《李河谷的詩》(2001—2002)等。此外,他還以類組詩的結構創作了長篇散文《鬼話》(1990—1992,由十六篇構成)、《十意象》(1994)、《那些一》(1999,由五篇構成)、《骨灰甕》(2000)、《月蝕的七個半夜》(2001,由七篇構成)等。這些作品,再加上他此一時期的二十余篇理論、批評文章,如同由一個看不見的中心(虛無的中心)興發,而又波向四面八方的道道漣漪,構成了他創作自身的“同心圓”?!巴膱A”既是他個體詩學的核心概念,又是他心目中的詩歌秩序圖像,也是他把握生存/語言臨界點的方式。

    在同屬“朦朧詩”的一代詩人中,楊煉大概是最雄心勃勃的。盡管從不言及使命甚至斥之“扯淡”,但他顯然是那種天生具有使命感的人。在他的筆下,能同時感受到祭司的神秘、拓荒者的狂野、鉆探工的堅執、建筑師的嚴整和微雕藝人的精細,而將如此多的品性融溶為一的,則是鼓涌于血脈之中而又被提升到準宗教高度、如戀人般熾烈而又如修士般虔敬的創造熱情。說到楊煉的熱情,當年老江河的一段回憶讓我印象深刻。他說的是70年代末80年代初,從國際關系學院到宮門口橫胡同,兩地相距二十多華里,“可擋不住這家伙。想到一個好句子坐不住,說來就來了。半夜沒了公交車也擋不住,騎車,有時干脆就走著來”。他提醒我注意楊煉那兩條長腿,注意他甩開長腿追趕公交車的樣子,“那叫精力彌漫”!現在這兩條長腿已在外跋涉多年,似乎仍當得起老江河當年的贊詞;但更重要的是贏得了另一些人的贊詞,而且不管他本人是否愿意,這都是對一個當代漢語詩歌使者的贊詞:

    在當代中國詩人之中,楊煉以表現“中央帝國”眾多歷史時期間生存的痛苦著稱……一個世界文學的老問題,由中國當代文學提供了最新版本:怎樣靠獨立的而非群體的靈感,繼續把新異的經驗帶入自己的創作?……我推薦楊煉的詩,請你們關注。

    ——[美國] 艾倫· 金斯堡

    (楊煉)繼續以他的作品建造著中國傳統與西方現代主義之間的橋梁。他令人震驚的想象力,結合以簡捷文字捕獲意象和情緒的才華,顯示出楊煉是我們時代最偉大的詩人之一。每首詩迸射出的急迫的能量,觸目地超出了陰郁壓抑的題材,輝煌展示于譯文中……這不是一部僅僅應被推薦的作品。它是必讀的。

    ——[英國]《愛丁堡書評》

    楊煉的主題是當代的,但他的作品展示了一種對過去的偉大自覺,以及對怎樣與之關聯的心領神會。將此呈現出來的是閱讀他的詩行時感到的豐富音質,他使用深奧典故的愛好,和他極力張揚的精神上的自由。

    ——[英國]《當代作家詞典》

    這樣的贊詞還有一大堆,但我征引它們更多地卻是為了突出某種強烈的反差或悖謬:當楊煉在國外頻頻獲獎,不停地參加各種學術和節慶活動,被譽為當代中國最有代表性的聲音之一時,他的作品在母語語境中則仍然延續著多年來難覓知音的命運。幾年前在北京曾召開過一個小型的楊煉作品研討會,一位我素所尊敬的學者會后應對索稿時誠懇地對我說:“不是我不想寫,實在是因為他的詩太難讀了,根本進不去?!蔽蚁嘈?,他的想法也是絕大多數讀者的想法??紤]到楊煉是當代最早對“傳統”和“現代”的關系進行認真思考,并孜孜于令傳統“重新敞開”或向“現代”轉型的詩人之一(他在這方面的努力甚至為他贏得了“尋根派代表詩人”這一令其哭笑不得的“美譽”),這種悖謬就尤其具有諷刺意義。陳超對此曾有過一個俏皮而尖刻的悖謬式表達,他說:“楊煉具有東方感的詩,在自己的國土上成了異鄉人?!?p/>

    楊煉的詩和閱讀之間的齟齬絕非孤立的個案,倒不如說是當代中國先鋒詩普遍處境的極端體現。類似的齟齬同樣存在于先鋒詩內部。在我看來,這種齟齬不僅深刻關聯著漢語“新詩”在追求“現代性”過程中的內在矛盾和沖突,而且深刻關聯著近年來被眾多海內外詩人、評論家、漢學家反復涉及,而楊煉本人也一直至為關注的所謂“中文性”問題。然而深入討論是另一篇長文的事,這里無從再作展開。對有興趣,也有能力攻讀楊煉詩歌的讀者來說,如下的畫面或許是一個極佳的參照。我說的是德國當代藝術家瑞貝卡· 霍姆(Rebecca Hom)的一座題為《夜之鏡》(Mirror of the Night)的雕塑作品(1999年楊煉獲意大利最重要的FLAIANO國際詩歌獎后,該作品被用作其獲獎詩集的封面;它同時也是上海文藝版《楊煉作品(1982—1997)》的封面,不難找到)。這一作品坐落在一所“二戰”期間因與相鄰的屋子共一堵墻壁而得以幸存下來的猶太小廟中:一根金屬桿懸于下置水盆的水面,水盆曾裝過在大屠殺中罹難的猶太人的骨灰;金屬桿系機械裝置,定時劃過水面,蕩起一陣漣漪,復又歸于平靜;四面堆放著樹葉,每個展季變換一種顏色。按作者的說法,這座動態的雕塑是一個象征作品,它象征著歷史、記憶和書寫的關系。然而,僅僅如此嗎?我想到了楊煉的兩行詩句:

    在水面上寫字的人只能化身為水

    把港口 化為傷口

    ——《夏季的唯一港口》

    所有無人 回不去時回到故鄉

    ——《還鄉》

    2008年4月

    線上商城
    會員家.png 書天堂.png 天貓旗艦店.png
    會員家 書天堂 天貓旗艦店
    關注我們
    微信公眾號.png   微博二維碼.png
    微信公眾號官方微博

    微信號:bbtplus2018(工作時間)
    電話:0773-2282512(工作時間)

    我要投稿

    批發采購

    加入我們

    版權所有: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集團 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 PRESS(GROUP) |  紀委舉/報投訴郵箱 :cbsjw@bbtpress.com    紀委舉報電話:0773-2288699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 (署) | 網出證 (桂) 字第008號 | 備案號:桂ICP備12003475號-1 | 新出網證(桂)字002號 | 公安機關備案號:45030202000033號

    午夜电影网,国产亚洲精品一品道在线,亚洲午夜天堂视频在线观看,国产囗交口爆吞精在线视频,久久电影免费精品
  • <i id="ynygq"></i>
    <wbr id="ynygq"><nav id="ynygq"></nav></wbr><s id="ynygq"><nav id="ynygq"></nav></s>
    <wbr id="ynygq"><meter id="ynygq"></meter></wbr>
  • <strong id="ynygq"><form id="ynygq"></form></strong>